仙路历史网首页 > 历史的今天

弘一大师圆寂

发布时间 2019-03-06 18:28:04
阅读数: 11 作者:

自1918年7月出家后,李叔同即以法号"弘一"行世。

中秋过后,弘一大师自感病势已重,手书二偈与诸友告别,偈云:"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亡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10月13日,弘一大师圆寂于泉州温陵养老院晚晴室,弥留之际,书"悲欣交集"四字,是为绝笔,弘一大师,他发愿弘扬律学?在佛教诸多宗派中,律宗是最重修持的,弘一身体力行,持戒甚严,每日只吃早午二餐,且过午不食;衣无过三件,寒冬亦如是,他遗下的一件百衲衣,有224个布丁,皆亲手自补,马一浮曾挽诗云:"苦行头陀重,遗风艺苑思,自知心是佛,常以戒为师。

中国现代画家,书法家,音乐家,戏剧家。

出家后法名演音,号弘一法师?

,并创办"南山律学院,僧腊二十五年始,他行踪如浮云,遍及浙江,福建诸地和上海,青岛,三次大病,生死置之度外,一息尚存,颠沛风雨如故;为之追慕,夏丐尊,丰子恺等执弟子礼,终身护法!弘一法师是重兴南山律宗的第十一代祖师,他对日军侵华极为愤慨,说道:"吾人吃的是中华之粟,所饮的是温陵之水,身为佛子,于此时不能共纾国难于万一,自揣不如一只狗子!"曾书写"念佛不忘救国,救国不忘念佛"字幅,还加跋语云:"佛者,觉也,觉了真理,乃能誓舍身命,牺牲一切,勇猛精进,救护国家,是故,救国必须念佛.名文涛,别号广候,漱同?

1905年东渡日本留学,在东京美术学校攻油画,同时学习音乐,并与留日的曾孝谷,欧阳予倩,谢杭白等创办?

1880年10月23日生于天津,1942年10月13日卒于福建省泉州市,原籍浙江平湖,从祖辈起移居天津;父李筱楼,道光甲辰进士,官吏部尚书,曾经是盐商,后从事银行业.母亲姓王,为李筱楼侧室,能诗文:李叔同5岁丧父,在母亲的抚养下成长,1901年南洋公学,受业于蔡元培,,演出话剧,等,是中国话剧运动创始人之一。

李叔同

李叔同

1910年李叔同回国,任天津北洋高等工业专门学校图案科主任教员,翌年任上海城东女学音乐教员.停刊,应聘任浙江两级师范美术主任教习:在教学中他提倡写生,开始使用人体模特儿,并在学生中组织洋画研究会,乐石社,宁社,倡导美育?1918年8月19日,在杭州虎跑寺剃度为僧,云游温州,新城贝山,普陀,厦门,泉州,漳州等地讲律,并从事佛学南山律的撰著:抗日战争的爆发后,多次提出"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的口号,表现了浓厚的爱国情怀,李叔同多才多艺,诗文,词曲,话剧,绘画,书法,篆刻无所不能,绘画上擅长木炭素描,油画,水彩画,中国画,广告,木刻等。

他是中国油画,广告画和木刻的先驱之一!

李叔同

弘一大师历史上的今天

他的绘画创作主要在出家以前;其后多作书法。

书法是李叔同毕生的爱好,青年时致力于临碑。

由于战乱,作品大多散失,从留存的,等可窥见一斑,估计是出国前所绘,画风细腻缜密,表情描写细致入微,类似清末融合中西的官廷肖像画,有较高写实能力,是木炭画,手法简练而泼辣,受其师黑田清辉影响,造型准确,色彩鲜明丰富,有些接近于印象主义,近看似不经意,远远看晶莹明澈,出家前的书体秀丽,挺健而潇洒;出家后则渐变为超逸,淡冶,晚年之作,愈加谨严,明净,平易,安详,李叔同的篆刻艺术,上追秦汉,近学皖派,浙派,西泠八家和吴熙载等,气息古厚,冲淡质朴,自辟蹊径,隆美尔-埃尔温,法西斯德国陆军元帅,曾经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1918年,德国十一月资产阶级革命时期,他任警卫连连长。

亲临第一线指挥?

1940年5月10日,希特勒终于发动了准备已久的侵略战争。

从1919年起,他历任连长,德累斯顿步兵学校战术教员,戈斯拉尔市猎骑兵营营长,波茨坦军事学校教员,维也纳新城军事学校校长,希特勒大本营卫队长等职,1940年2月任坦克第七师师长,参加了对法战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对作战经过作了详细的日记,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为后人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战提供了依据,在西线,德军采取闪击战术,只用了十几天的时间便越过了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继而侵入法国!

在向法国的进攻中,隆美尔担任第4军团第7装甲师师长,负责突破缪斯河向瑟堡入侵的任务,德国陆军元帅隆美尔!越过法国边界后,隆美尔的前卫部队一直尾随撤退的法军第1,第4两个骑兵师前进,5月12日下午到达缪斯河:这时,位于地南特和豪克斯的两处桥梁已被法军炸毁,隆美尔的装甲师渡河受阻?5月13日清晨,隆美尔不顾法军炮火的轰击,来到岸边,了解敌情,寻找渡河位置,他发现法军在河西占据着有利的隐蔽地形,用重炮封锁缪斯河,使德军很难找到他们的准确位置;这里的所有渡河工具几乎部被法军击毁,只要德军一出现,就有被歼灭的危险,经过现场侦察,隆美尔认为只有用强大的炮火压住西岸所有被怀疑是敌军隐伏的地区,方能使德军渡过缪斯河。

第2步兵团有一个连的工乓正在架设一个八吨式的浮筏,他立即命令改换为十六吨式。

于是,隆美尔调来炮兵,在渡河前又下令燃烧沿岸一带房屋充作烟幕.然后,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开始强渡,强渡时,隆美尔乘坐第一批船,直接进行指挥;当在西岸建立了一个立足点之后,隆美尔又立即返回东岸,来到第2步兵团的渡河点:隆美尔下达这一命令的目的,是要让一部分战车尽早渡河,不然,已经到达西岸的步兵将会遭到法军的战车与大炮的袭击。

不出所料,载运战车的浮筏还没有抵达波岸,法军已经发动了反击,第二天上午,第一批十五辆战车在西岸登陆,隆美尔即指挥河西岸的德军向荫蔽在森林里的法军进攻,掩护后续部队渡河,德军突破缪斯河防线,给法军造成了严重威胁,法军遂放弃缪斯河防线向后撤退:先发制人,隆美尔率领先头部队紧紧追击从缪斯河撤退的法军,他以战车团为先锋,用炮兵作掩护,快速前进,把友邻部队远远地甩在后面:从6月5日起,隆美尔的装甲师已经开始从索穆河北岸向南岸发起进攻,索穆河上的公路桥,在法军撤退时已经被炸毁,只有两座铁路桥和两座旱桥没有破坏:隆美尔在向索穆河南岸发动进攻前,首先以强大的炮火对这几座桥梁作封锁性的射击,当占领这四座桥后,即令战车,其他车辆和步兵迅速通过,6月6日晨,隆美尔的装甲师已在索穆河南岸像演习一佯,以疏开的战斗序列,越野前进;装甲车打头阵,一面走,一面战斗,前进的速度恰好使步兵可以跟得上。

这一天,德军前进了十二英里,第二天前进了三十英里!隆美尔装甲师于6月20日攻到瑟堡,把法军打败,在六个星期的战斗中,隆美尔的装甲师仅死伤二千余人,而俘获敌军则共计有九万七千余人,由于这次进攻的胜利,隆美尔荣获了一枚武士级十字勋章:隆美尔在对法作战中总结出一条经验:在两军对战中,谁先用火力压制住对方,谁就往往可以获得胜利;在静止时等候战况发展的人,常常总是会被对方击败,因此,即使不曾发现对方准确目标,也要先发制人。